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九曲的心

九曲的心

仿佛一枚箭矢,竹筏荡开迷雾,犁出波纹,轻捷地辗转在九曲溪上。


九曲溪九转十八弯,弯弯奇秀,宛若玉婴的脐带舒陈在武夷山的母怀里。

那一刻,微雨细靡,青山拥翠 ,武夷山瑰美非常。水随山行,山浮云上,幻似仙宇琼楼,迷离而神奇。

我迎着轻风,站在竹筏的前头。玉女峰临水插花,亭亭而玉立;小藏峰危崖峭壁,船棺凌空而高悬;天游峰更是云缠雾绕,白茫茫一片,风过云涌,蔚为壮观,唯有那一截孤峰重重地高浮于云海之巅,巍然,泰然,怡然……


我侧耳细听,有各式天籁的声音,有百色花开的声音,有万物生长、死亡的声音……

我的心魂颤动。于霎那间感受到了一股清凉在脚下荡涤,一缕湿漉在脸面潜入,一丝绿色在心头抚过。

自然的魅力!我的心魂不觉痴迷。它打着转儿,轻巧地突破了肉体的藩篱,纵情在这山这水的意蕴里。

不是吗?分明有禅唱的梵音在这方天地流连,有熊熊丹炉的大火燃起。

是谁,又是谁领悟了生命的真谛,自然的哲理?
残烛熏黄了的茅房,木鱼一声、一声,敲碎了多少个冷清的日子?仙丹一炉、一炉,焚尽了多少颗不羁的心? 历史的长河,风卷浪涌,谁曾来过,谁又悄然而去?

彭祖虬肌凸臂,执巨斧披棘斩刺;三皇元君冠峨博带,驾飞剑高来高去;白玉蟾真人 升火炼丹……架壑船棺高挂在九曲千年的眼眸里,吞天吐月,发出一声声沧桑的叹息。

生命的血肉滴在宇宙的洪荒里,却唤不回那一抹紫气的东来。

我的心魂跳突在这方天地,它在草上滚一滚,它在枝头舞一舞;它嗅着花儿,它闻着土儿。恣肆汪洋 的心魂啊,它流连忘返。

朱熹筑舍,陆游归山,辛弃疾纵情田园,九曲敞开宽阔的胸怀,一任他们自由地出入、思悟、飞翔。残阳摇落的孤影里,留下了多少灵动的思绪。故国情怀,扶宋灭金。武夷宫的静谧拴不住红尘跃动的心。

九曲的美丽终究与他们无缘,尘封的墓冢里充斥了多少忧郁、悲伤的声音?

生,为了什么?死,又为了谁?

九曲神幻迷离,雾锁云罩。我站在竹筏的前头,放飞思量。冲佑观听禅,朱熹精舍理学,一览亭远眺,桃源洞探幽……


观山、览云、听涛、近水,我脚步隆隆叩击在九曲的身上。静心、纯性、怡情、愉悦,我的心魂渺渺髻在九曲的头上。生命就象九曲流动的水。莫名地,我们就来了,莫名地,我们也将离去。生命其实就是一个过程,愉悦的程度却在于自我的体悟。放脱红尘,让那山川的自然陶醉心胸,让那心儿愉悦,魂儿飞扬,岂不是高妙的境界?何必寻那长生的丹药,何必恋那红尘的欲望,让心儿自由奔放岂不是更好?

携一台电脑,随便选个地方,和着青山绿水,看k线阴阳,股海波涛。老子牵牛而来,尸骸爬出了船棺,一起探讨,选哪个股票更好。

如此,就让夕阳坠落,如此,就让生命逝去。


微笑,我站在竹筏的前头。烟雾迷幻里,我突然听到了九曲心脏重重的跳动声,“哒”“哒”,深旷而悠远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