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小说】一纸江湖

【小说】一纸江湖

     一纸江湖


      这晚,大师兄提着灯在门外急报:“师父,不好,库房失火了!”
      “什么!快,快去救火,梁药师匆匆披衣,”济生堂上上下下的人都赶来了,库房大院里乱作一团,大师兄拎着两桶水走得急和赟儿撞了个满怀,忙赔不是:“师妹对不起,对不起!”

    梁药师赶到,大步跨进库房,烟味刺鼻,环顾四周未见明火,下人禀报:“老爷,火已扑灭,抢出的药已放置安全处,辛亏发现及时损失不大。”
    梁药师舒了一口气,转身盘问:“可曾查明火因?”众人都说不知道。“这事蹊跷,我定细查,辛苦大家了,留两个人看守,各自散了歇息吧,贇儿跟我来。”
   贇儿随梁药师刚到书房门前,忽见人影晃动,于是飞奔而入,发现字画倾斜、坠落,书架倒塌,满地医案、古籍,又赶到卧房,但凡藏私处都有明显翻动痕迹。
    梁药师一闷拳打在桌上,杯盖脆落:“哼!好一出声东击西,这些年我们从东门搬到西门,又从西门搬到北门,还是不得安生!”

    “爹,这些人太无耻了!咱和他们无冤无仇,分明是嫉妒我们生意好,觊觎我梁家秘方才三番五次来犯,不知日后还会生出什么事端。”
    梁药师点头:“这世上嫉妒与名利之害大于仇恨呐,”又斜了一眼赟儿,“这个不用你操心,明日有人上门来提亲,不许你再耍花招,我不想有生之年看秘方落入奸人之手。”
    “爹——来的那都是些什么人呐!”赟儿怨嗔道:“不管我打扮得如何丑,人家死活都瞧得上,你说不是奔秘方而来是什么,我是不会同意的!”于是嘟哝着出了门。
    “这丫头怎么会这样想?”梁药师寻思着。

    次日,赟儿房里的人来报:“小姐不见了! ”
    梁药师急起,闭眼颤声道:“这个不,孝,女,快去给我找回来!”
    申时,梁药师正看病,下人耳边轻言:“小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黑衣人,说是小姐的救命恩人,中了很严重的蜂毒,大师兄已过去看诊了。”
    梁药师摆摆手,示意下人离去,不动声色继续看病。
    不一会儿赟儿过来了,一头跪在地下:“爹,女儿知错!”
    “今天本想去姨娘家小住,没想路过清风岗,遇见几个淫贼,想欺负我,在逃跑的时候,幸遇一黑衣大侠出手相救,三拳两脚就把那几个人降服了。我正准备前去谢恩,哪想脚下坡土松滑,正要掉下去的一刻又是他及时拉住了我,他自己反而掉了下去,被群蜂蜇得面目全非,爹,你一定要救救他呀! ”

    梁药师赶到,见那人面目透亮浮肿,表情痛苦但未闻呻呤,肢体也多处蛰伤,有些已经出现瘀紫色,用手触之灼烫。转瞬,那人开始瑟瑟抽动,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又胡言乱语。
    梁药师看过脉:“这是中了巨蜂毒,此蜂的形体大于一般的蜂,不以树杈为巢,群居土穴,毒力强大,蛰伤越多越易丧命。”嘱大师兄随去抓药,待汗出更衣,小心擦洗,蜂攻击的主要是头,头发一并剪掉,有药膏要敷,挨过头三天性命可保。
    从熬药、喂药到敷药都由赟儿一手揽下,生怕别人做得不够好,大师兄路过看赟儿认真的模样酸味四溢:“师妹,什么时候也多照顾一下师哥呀?”
    “好呀,等你生病了,我也来照顾你。”
    大师兄拂袖转身,回道:“人非要生病才能博得同情吗?”看大师兄离去赟儿莫名其妙又懒得多想。  

    第三日,赟儿进房便见恩人正要坐起,眼睛已能眯开一条缝,忙上前扶住:“徐大侠,感觉怎么样?”“你叫我?”赟儿放下一块玉佩在他的手心:“是呀,是它告诉我的。”
    “我这是在哪里?”徐四下环顾。赟儿扶他下了床:“这里是济生堂,前天你为了救我中了蜂毒,所以带你来这儿疗养,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
    徐摇摇头,赟儿惊诧:“你失忆了?”
  “济,生,堂,”徐默念着,拿了剑拱手致谢,转身要走,赟儿拦住:“你余毒未解,又不知来路去向,不妨暂且住下,待修养好了再走也不迟。”
    在赟儿的照料下,徐很快恢复,赟儿跟着他在竹林习武,他陪着赟儿上山采药,一次下山时赟儿崴了脚,徐背着她一路说说笑笑地回来。每次帮着赟儿熬药时却已不觉得药味像以前难闻了,连艾草消毒处都觉得时时冒着仙气。这段日子也过得特别风平浪静,赟儿从未有过的欢快,梁药师看在眼里,心生担忧。  

    一天午后,梁与徐在凉亭下棋闲聊。
    梁道:“人之皮里膜外,脏腑百脉之外,凡腔隙处流淌着津与气;在脏腑中流淌着气与血;在百脉中流淌着水与火,这三个层次无不体现着阴阳相抱之理,这黑白棋也有阴阳,阴中求阳,阳中求阴;阴极生阳,阳极生阴。”
    徐道:“药师所言极是,赟儿也常和我谈论医理,在下也觉得阴阳虚实无不融合在天地乾坤万事万物之中,无虚不生风;无实不生风,无正气虚不会空穴来风;无邪气盛不会空穴来风,”徐说着一子落下,梁溃败收场,抬眼看了看徐,欲从眉宇间挖出正邪。
    散罢,大师兄续上茶水,轻道:“师父,此人功力深厚,绝不可能轻易摔伤失忆,分明是想赖在这儿不走,加上来路不明,不会是打什么坏主意吧。”
    “管好自己的事,我自有主张,”梁摸了摸手中的玉虎。

    是夜丑时,梁捂着一只血淋淋的臂膀跑出庭院大喊:“抓贼,抓贼啊!”
    赟儿惊恐赶到:“爹,怎么回事?”
    “秘方,秘方失窃了!”
    此时院墙上有黑影急速闪过,徐跃身而上,随之追去。
    过了几日,赟儿不见徐半个影子,火急火燎地不吃不睡,梁劝道:“他武功高强,找不着自会回来,无需担心。”
    又熬过一日,赟儿听得外面似有动静,开门一看,一只飞镖插在门上,有一字条,打开来看:“赟儿,其实那天我是奉命来劫持你用来交换秘方的,不想意外受伤,才得以与你朝夕相处,你是个好姑娘,我很喜欢你,但我不是好人。被盗的秘方是假的,我无以交差,原本是将计就计,但我宁愿失去双臂也不愿再伤害你,珍重......”

    看罢,赟儿如雷轰顶,烧掉了字条,痛哭了一个晚上。
    次日一早扑倒在梁药师的床榻上乞求:“爹,把秘方交出来公布于众吧!”
    梁一听大怒:“胡闹,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至宝,凝聚着历代人的心血,怎么能轻易这样毁在我的手里!”
    “爹——难道就让我们都毁在它的手里吗?”
    “良方是为了济世救人,公诸于世可以更多地流传,救更多的人。爹说过真正的医者不能墨守成规,但凡秘方都不会是一成不变的,会随岁月的推移变更药量,药味也会随证加减,何不让他更多验证,不断完善呢?又何不让它只救人不害人呢?”
     赟儿——梁扶起女儿:“医者只能医身,不能医心,错的不是秘方,是人心啊,你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爹,你可知那秘方在别人的眼里是至高无上的名利但在我的心中它只是一张可以左右我命运的恶咒,一把引发血腥争斗的双刃剑......”

  后来,秘方得以公布,梁药师被尊称为药王,江湖传言,一独臂大侠和药王之女游历天下,行侠仗义,济世救人,收录世间奇方偏方。药王退隐深山,济生堂交由大师兄打理,大师兄宣称药王已收其为义子,留得秘方中最重要的三味药未公布于众,济生堂依旧门庭若市......

TOP

您深刻的文思,欣赏您的文笔,非常感谢您支持家园。远握!
曾有人问我:存在的过程是悲是喜?我抬起眼眸,蓝色被空旷笼罩,问自己:何为悲?又何为喜?如一定要回答,那么,属于我的那片天空经常有雨,这雨的味道:涩涩,酸酸,默默......
——————————
QQ1297279397

TOP

本文已经收录家园小说网 链接地址如下 http://www.wenxuejiayuan.com/boo ... icleinfo.php?id=477

TOP

期待艺儿更多作品哦

TOP

阅读..................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