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宾灌水 | 情感美文  | 长篇短篇   |    玄幻武侠    |    恐怖小说    |    古韵新吟    |    乡土风情    |    音画贴图    |    散文小筑    |    幽默故事   
  家园议事    |    城市边缘   |    情感倾诉    |   酷评杂论    |    家园书丛    |    楹联雅座    |    新诗天地    |    网文转帖    |    文评编写    |    征文赛区  
发新话题
打印

未命名

未命名

夜,如水般透凉。这个秋天来得异常地早,不过九月,整个世界就仿佛跌入了冰窖一般,寒得彻骨。一阵微风拂过,整个世界都因为寒冷而颤抖起来。

莫独自一人立在偌大的北后宫之中,目光紧紧地盯着遥远的北方。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漆黑地如同炼狱一般的苍穹,黑暗之中,却唯独有几颗星辰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主公,夜深了,回去歇息吧。”身后传来的是侍者诺的声音。

“是的,夜深了。”说罢,便转身回到殿内。



整个内殿,装饰成一派的金色,殿中矗立着的四根圆柱上还雕刻着东方人最为钟情的双龙戏珠图案,地板上也刻满了龙的姿态,殿内所有的用品皆采用龙的图样,并尽数染成金黄,在那时,无论是龙,还是金黄,皆是帝王和权势的象征。

身为幽冥族第十一代传人的莫,尽管自小便享受着这至高无上的待遇,却也由于其自幼多病而受尽了族人的猜疑。

以至于在他登基继位的那天,所有的族人开展了一场名为反对世袭的游行。然而,游行最终还是以父亲派出的军队的武力镇压而歇止。

如今,父亲已经驾崩百年有余,莫仍旧想不明白父亲当初之所以坚持传位给他而不是那几位哥哥中的一位的理由,但对于父亲给与的期望与责任,他也只好尽力去做好。

从微服出巡到整治朝政,接着便是废除旧制,另立新法,他将族人的温饱与教育排在了首要位置。尽管这期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阻力,他依旧坚持下来,而成效却也是显而易见。

族人再不用担心温饱,忧虑教育,同时为了防止异族人的入侵,他下旨每个族人自小便必须接受灵力教育,每个平民都有可能成为来日的将士。也就是有这样的君王气概,如今的族人,个个都可保家为国,曾经那个孱弱微小的民族,俨然已经不复存在。甚至在这短短的数十年间,他们还征服了周边的几个小部落,成为了最北边的又一霸主。



想到此处,他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他想,父亲在天之灵看见,应该也会感到骄傲吧。

只是,刚刚看到的天象,到底是何暗示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夜凉衾寒,他最终还是沉沉睡去。





同一时刻。

“殿下,我们的机会来了。”

“哦!?”

“……”

紫竹林中,两位蒙面黑衣人窃窃私语着。大约一刻钟之后,两人方才各自隐入这无穷的黑暗之中。





翌日天明。

朝堂之下,双膝跪地的是一名身着幽冥族信使服装的年轻男子,在他的手中,提着的是一个仍旧鲜血淋漓的人头,这个人头,不是别人,正是素来与本族不和的羽族的将领之一。

男子从怀中掏出一封已拆过的信封,并呈上给莫。

男子接着开口“主公,我堂堂幽冥族岂容得外族来犯,这虽然是我偷听所知,却也是不得不防啊,此事是假,那自然好说,可倘若是真,而我们却疏于防范,那可就追悔莫及了啊!”此人说的字字恳切。

莫记得此人,这便是自小与他一起长大的伙伴允,也是被他派去羽族做暗使数十年的兄弟。

当然,作为最高首领,他自不可听此人的一面之词,便寻了几位哥哥及一些高官来商讨。就在商讨后的第二天,莫便下旨拨了重兵调往边境。



夜,再次暗了下来。漆黑的天幕中,仿佛藏匿着无穷的秘密。那几颗排成类似勺子模样的星辰,依旧安静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夜空下的羽族,也再次变得静谧。偶尔的几声鸦雀啼鸣,也不足以打破这个国度的寂静。

都说,黎明前的夜晚是最为黑暗的,这个时候的夜晚,似乎在将所有的能量聚集,只为了日出东升那一刻的爆发。而此刻的羽族也是这般,他们的臣民个个都好似紧张的弓,蓄势待发。

百年之久,他们已经没落了百年之久。回想曾经,他们曾经是纵横整个大陆的霸主,从最东方一直绵延到最西,除开南北两个极点,皆是羽族的势力范围。那时的他们,为了更好的牵制整个大陆的发展,于是定居在大陆的最中央,约束纵横。

然而,温饱思淫欲,一点不假。那时的羽族首领政,在征战沙场多年换取了这如明珠一般的辉煌之后,他骄奢淫逸的生活也拉开了帷幕。

本族,异族,所有他看上的女人,无一不是最终成为他泄欲的工具,酒池肉林,成了他度日的主要场所。曾经一起厉兵秣马的兄弟,朋友,无一不是成为了他权势下的傀儡。

正所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就在政意欲将某位大将的女儿纳为妾室的夜晚,整个羽族,掀起了一场弑君行动。而,也最终在昔日最爱的酒池肉林中割喉自尽。

然而,政的死亡并未解决羽族内外的问题,反而,加速了羽族的没落。

诸侯割据,外族入侵,羽族变得腐烂不堪。

就在政自尽后不过十载,羽族便被瓜分地七零八落。羽族人民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而如今的羽族,便是当年的逃亡中存活下来的残部。

那时的他们,为了躲避战祸,他们迁徙到最冷的南国,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必须练就非凡的灵力,才能抵御这冰冻三尺一般的寒冷。并且,羽族人的意志力并未因此而消陨,他们通过比试将族人中最为优秀的人选作了首领,这个人便是望。

他不仅对灵力拥有着超常的天赋,而且能够夜观天象,洞察世事,有预见未来之能。

在他的领导下,羽族便在短短百年之间,由曾经的残兵败将,繁衍生息为人数过万的人口大族。

当然,他们不仅仅是族人的数量在增加,同时,族人的灵力也在不断的提升之中。他们个个都自小学习灵力与作战方法,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够一洗前耻。

仰望星空,望再次看到了那几颗忽明忽暗的星辰,它们的方位正在缓慢地移动着。他知道,他一直等待着的那天,就快来临了。



多年前的那一场劫杀,他至今不敢忘记。

除夕夜,本该是所有的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饺子的时刻,而身为家中长子的望,本该享受着父亲的怀抱,母亲的亲吻,然而这一切,却因为一群不速之客的闯入,而从此成为了幻想。

带头的那个相貌丑陋的男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母亲掳走,而他的部下,则杀害了家中的所有人,只有望,因为身体娇小而爬进了床底逃过此劫。

他看着满屋子曾经还有说有笑,抱过亲过他的亲人们的尸体,嗅着满屋子的血腥味,在心底发誓,此生定要找到这人,将这人碎尸万段。然而,天终是不遂人愿,在他的羽翼还未丰满之时,那人却在他訇然离世,那便是幽冥族的前任首领,然而,杀亲之恨岂能忘记,灭族之仇岂能不报,他死了,那么便由他的后代来为他赎罪!幽冥一族,他不得不灭!



寒风袭来,望紧了紧披风,这切实的寒冷,使他再次陷入了无穷的回忆之中。



那一年,天寒地冻。他独自一人,拖着幼小的身体,一路向南,多少次他晕死过去,支撑着他醒来的便是复仇这唯一的信念。他一路逃亡,终于到了寒冷的南极,并在身体上刻上了羽族的标志,从此他便成了羽族的一员。他一直感谢上苍,尽管给了他一个残破的童年,却也给了他一个复仇的大好机会,那便是羽族的选举。天资聪颖且自幼便学习灵力,研读天象学的他,最终成为了羽族的首领,也就是这个身份,让他的复仇计划至少加快了百年。

想到此处,他不禁颔首,这定是亲人在天之灵保佑。

待望回到殿内的时候,天就快要亮了,但他还是睡了下来,他想,等他醒来的时候,好消息也便会来了罢。





是夜,难得的梦魇缠上了莫。

梦里,是满屋鲜血淋漓的尸体,梦里,是母亲嘶声力竭的哭喊,梦里,是父亲恶狼一般的占有,梦里,还有一个小男孩仇恨的眼睛。他从来不记得自己的生活中有过这样一些场景,而那些画面却显得如此真实,仿佛真的发生过一般。

莫拼命地摇了摇头,不再去想。



秋天再次来了,凉风依旧,只是换了心境。距离羽族第一次的试探性地进攻已经两年有余,这场仗,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持久。

眼下,羽族已正式进攻幽冥主城,守城将士节节败退,死伤无数。而羽族的首领望,更是扬言不灭幽冥,誓死不归!

两年来,由于多次战败,幽冥的士气已经远不如前了,甚至连之前征服的众多小族也开始蠢蠢欲动,准备伺机反扑。

仰望苍穹,北斗七星的指向,已经逆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指朝南。而在南边,便是羽族的栖息之地。莫不敢去想这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他不能认输。

终于,他决定亲自领兵,诛杀羽族,守卫幽冥。



边境的风,显得异常的干涩与零落。秋风,当真是无情的,本应该长满绿叶的白杨尽数褪去了绿装,只剩下裸露的枝干,随风飞扬的尘土,席卷了整座城墙。然而,城墙上挺立着的将士们,却依旧岿然不动,视死如归地守护着幽冥,守护着莫。

莫的到来,极大的鼓舞了他们的士气,即使在连连败北的情况下,他们依旧显得分外兴奋,他们相信,这个将百姓放在首要位置的君主定能够让族人免受战乱的危害。

该来的终于来了。在听到莫亲自上阵的消息之后,望的血液瞬间便沸腾起来。再次望向苍穹,那七颗完全逆转方向的北斗星,变得异常明亮。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杀亲之仇,终于要得报了。

隐忍了百年的屈辱与仇恨,终于要在一朝之内尽数散去。

战鼓已经敲响,号角也已经吹起,两军对峙,也是莫与望的对峙。



终于见到了,这个不过百年便称霸了大半个大陆的男子。他相貌平平,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锐气却足以令众人望而生畏,在他的周围,仿佛有无数的结界,强大的气场,甚至连一里之外的莫都感受到了压力。
现实很无奈,本人很变态。
QQ:378153975

TOP

欣赏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