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丁乙

(长篇小说连载) 【原创】川道河(附风光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0 22: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回家!刚刚发现这部长篇小说,已经录入小说网!期待您继续更新。找个时间为您的长篇小说做个封面!
发表于 2012-6-12 13: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wenxuejiayuan.com/boo ... icleinfo.php?id=286川道河已经录入小说网,也做好了图片,请您查收!
 楼主 发表于 2012-6-12 22: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2# 欲语 的帖子

谢谢老师!工作忙,近期浏览少了一些,抱歉了!今后要挤时间来“家园”享受幸福生活!

[ 本帖最后由 丁乙 于 2012-6-12 22:1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2-6-17 12: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连载(三十一) 【原创】川道河

(长篇小说连载(三十一) 【原创】川道河
                    
                          第三十一章
   
   龙年甩尾而去,蛇年摇头赶来。田野间,路面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消光,空气依然清冷,虽然,王家湾发生过不幸,但庄里依旧荡漾着喜庆和欢乐。
   外头读书的学生娃娃,打工的青壮汉子们都赶潮流似的蜂拥而来。
   陈木匠家最热闹,他们的“三仙女”都花枝招展地来了。这些娃娃一个个出落得比老陈两口子还能耐几倍,身上散发着迷人的洋气。
   转转带来了她的“准新郎”——军校毕业的边防军官张蒲高,两个人亲热地眉来眼去,除了还没举行结婚仪式,证已经领了,红本本在手里攥着哩。只是转转生性稳重,张蒲高也受一身橄榄绿的限制,两个人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看,这女婿,一米八的个头,瘦条身材,端端正正。虽说在边境上风吹日晒,皮肤显得有点黝黑,但说话待人谦虚礼貌,大方得体。人也勤快,天麻糊糊没大亮就翻起下炕了,把陈木匠家的庄前屋后打扫得比窝囊人家的灶头还干净。打水生火都会干,等陈木匠眼睛一睁,这娃娃把洗脸水已经温好了,端来放在凳子上,毛巾、香皂都拿来摆在旁边,连刷牙水倒好,牙膏都挤在牙刷上放在牙杯上。
   尤其是他在外头多少年,说的仍是一口地道的当地话——他本来就是当地人嘛。在咱这乡圪劳找这么个好女婿还真不容易。听说毕业不到两年,已经是副连职的级别了,多大的人,才是个娃芽芽就升到这个级别,按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将来恐怕成全县数一数二的大官了。嗯,这转转鬼得很,早就为自己的未来奠定了好的基础。
   这让乡间同龄的女娃娃们“吸眼”死了。惹得其他外头当保姆的女子们画脸描眉,涂脂抹粉,恨不能一夜之间把自己擦成个白娃娃,搞得一张脸像驴粪蛋上落了一层霜——黑白分明;一些女娃娃还怕风吹日晒,一天到晚躲在家里不敢出门,拿热毛巾捂在脸上保持水分;一些体型肥胖的女子连白面馍、白面饭都不敢吃,倒像旧社会一天三顿吃糠咽菜,晚上睡觉前,躺在热炕上练习仰卧起坐;有些还气呼呼地抱怨自己的父母,为啥不把她也生成个王转转,一个个你追我赶似的想赶超“心中偶像”,搞得她们的父母们哭笑不得。
   变变从北京回来,学到了知识,经见了世面,举手投足,说话办事和先前大不一样,稳重大方,气质非凡。她这个从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在那个人才济济的高等学府也有了名气,据说变变眼光独特,她的作文专找当前冷僻的命题,挑别人不愿写的一些东西大做文章,她的调研文章《城市掠夺农村资源现状分析》,第一次敏感地提出了当前城市工业化进程加快,城市抢夺农村资源所带来的一系列农村问题。其中还涉及到目前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减少,劳动负担转嫁到妇女、老人身上,甚至农村土地荒废等问题,还把农村女孩子进城当保姆、打工,进而引起妇女观念转变,情愿滞留城市,不愿回乡村生活,由这些原因引起的农村光棍增多,男女比例失调,犯罪率上升等,都归结为城乡收入悬殊,分配不均造成的。这篇文章在某核心期刊上发表后,立刻引起强烈反响,并引起了一些知名专家的高度重视,个别权威机构还准备派专家组深入到贫困县乡开展调研。没想到,这个平时不吭不哈的二女子竟有如此犀利的目光和独到的见解。哼,要说见解,这女子着实叫人琢磨不透,还未上大学那阵子,王清山的老婆作为舅母和几个女子坐在一起拉谈闲事,说起手相和人的运气,看了转转的手长得像白面馒头,圆乎乎的好看,就编说,转转有福气,将来是个吃闲饭的人;又看了改儿葱白一样粉嫩的手,加添地说三女子灵巧,手里攥着金元宝,一辈子不缺吃不缺穿。看了变变的手梢子纤细,有点长,手心手背软肉少,就说,唉,二女子将来是个靠苦力挣钱的人。当时只有十五六岁的变变冷不丁回敬了一句:“人活在世上,不劳动吃闲饭,那不是寄生虫吗?”说得远舅母直翻白眼。
   改儿也比原先沉稳老练多了,加之被省城的黄河水养育了三个多月,变得更加白嫩了。由于她学习成绩占上风,再加上转转无微不至地关照,留在心里的阴影似乎淡去了——庄里人目前还不知道这事,大城市本来对这事不当啥大事嘛。现在个头也较以前长高了一些,比转转和变变高出两三公分,更显她“粉妆玉琢银盆脸,蝉髻鸦鬟楚岫云”,娇艳无比,妩媚动人。
   当然,王清香硬推让着没叫自己的女婿伺候她,但她也难得清闲,现在有三个女子在锅灶上捞搅,自己蹲在客房炕上,有陈木匠给她炖茶,吃喝得脸色红润,乐呵呵地和串门来的大人娃娃们拉家常。
   正月初十,天气晴朗,路建文全家人的心里好比这天气,心里亮堂得没有一丝云朵。
   李丽英兴头高得连觉都不想睡。是啊,经过磨难的人才懂得团聚的甜蜜滋味。三娃和小兰是初八回来的,小兰高兴自不必说,三娃虽说受伤后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虽说还没恢复元气,不能干体力活,但毕竟是小伙子,心里高兴,说说笑笑,生龙活虎,把身上的伤痛忘掉了。如今,他成了大名人,甚至把名声扬到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这么个穷县穷乡目前还为数不多。
   县乡两级联合慰问团,乘车来路建文家慰问,还带着县广播站的小记者来采访。
小车一排溜停在高帽顶下的公路上,王家湾的老老少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小车,都拖家带口跑到公路上看新奇。有些人还想掰开车门坐到里头体验一回,被车上听喇叭或睡大觉的司机喝骂了一顿,吓得躲远瞭了一阵,发着牢骚回家了。
   人群里当然也有麻鸡婆,这个可怜的老女人除了在梁顶上见过贩土豆、收粮食的大卡车外,还坐过碾场拉粪的“三马子”。今天,她除了感叹历史的飞快变化外,要细细端详这些长长短短,高高矮矮,花花绿绿的新鲜玩艺儿。她对王万山老汉说,“嘿,现在的官不坐轿了,还是‘满尝间’(指过去)的八抬大轿好看,现时的这车,四个轮子支撑起,有的像癞蛤蟆、有的像屎爬牛,难看死了。”旁边的年轻人笑她说,你吃不上葡萄还嫌葡萄酸。
   顺便要说的是,麻鸡婆的脾气比原先稍好了些,她的“出气筒”现在埋在黄土里烧过“七七纸”了,小女儿也有人说成了亲事,等老汉“百日纸”过了就结婚。女娃娃大了不嫁人,当大人的也操心得很。虽然这娃孽障得像她大一样,在麻鸡婆跟前百依百顺。但孽障有孽障的好处,除了像老黄牛一般干活外,不在外头疯疯颠颠招惹是非,对麻鸡婆也非常孝顺,端茶递水,关心倍至,是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麻鸡婆现在也是六十好几的人了,世事和年龄也能打磨人的性格。庄子里在外头揽工上学的年轻娃娃们,腊月里回到家里,听说了她家发生的事,都在大人的劝说动员下,怀抱着同情心,提着城里拿来的好吃好喝的来看望她。尤其是路建文的两个娃娃前天才到,也来看望她了,这使她改变了对路建文一家子的成见。至于她掌握路建文和刘芳之间的那些丑事,能捂先捂着,只要他不惹我,我也把这事烂在肚子里算了。
   她掐算了一下,庄里最她可怜,同样是“无男户”,你看人家陈木匠,一到过年,家里红火成一团了,屋里亮堂堂的,工农学兵都有了,缺啥?另外,其他人家的这些娃娃,一个个都出息得像大人似的,既有本事又懂事,挣钱的在外头本本分分挣钱,种庄稼的在家里安心务农,都走的是正道。就我这个家,二女婿远得指望不上,大女婿快四十岁的人了,越活越“倒霜”,不但没天没夜的赌,有时还掺和在那群二流子中间偷人,如果再这样下去,蹲监坐牢是定然的事。唉,狗改不了吃屎。自己的女子拿不住男人,靠我这个老婆子指教等于对牛弹琴,由他去吧。
   现在就看家在翻山岔的三女婿了,这娃从表面上看还是个厚道娃,但知人知面不知心,大女婿先前不也是远近有名的能人吗?要是三女婿肯倒插门,她也愿意把这家业留给他们,但商量了几次人家大人说再考虑几天。这有啥考虑的嘛?现时人家比你娃有本事的还倒插门呢,陈木匠不是眼前的例子嘛,人家还没你的本事?至于我要了两万块财礼钱,这你就不懂了,礼钱是你们一家子人的血汗,我把钱要来能耍几个?除了填帐眼,还不是全留给你们两个花用……
   麻鸡婆闲得没事时,总喜欢这样胡思乱想。
   话说路建文自从去年后晌到今年正月,接二连三的事把人忙活坏了,悲喜事在这半年一骨脑让他赶上了,人瘦了一大圈,头发花白了一半,背也有点佝偻,好在精神头还足。这不,县乡联合慰问团正在满院子转悠哩。三娃把大报大台的记者见多了,不想接受县广播站的这个小记者的采访,推辞闪躲了一阵,但同是家乡人,不好完全拒绝,也就听这个说了一口当地普通话的小女孩使唤,被她“导演”得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忙忙乱乱,坐立不安。县乡领导刚吃完饭,路建文正敬让着喝酒,几个还在客房炕上猜拳行令。开车的司机也从梁顶的公路上请了下来,因为屋里被领导们占了,所以他们和工作人员端着饭碗在屋檐下的太阳处吃喝。嘴馋的还抿了两杯酒,脸红钢钢地蹲在那里吹牛皮。
   路建文跑出跑进,满脸笑容地招呼这些“父母官”,生怕礼节上出现一点闪失,给三娃传出不好的名声去。
   陈木匠和王万昌主动跑来帮忙,两个人敬酒时,被领导们命令式的回敬把他们灌醉了,成了一对红“关公”,跌跌撞撞地跑出跑进,见了熟人笑眯眯地招呼:“快屋里坐”,饭碗在大木盘里滑来滑去,把汤淹出碗,流了一盘底子。陈木匠在厨房里端饭时,被王清香训骂了一顿:“把持不住自己,今日又喝癫盹了,摇摇晃晃的,小心人家的饭碗。”陈木匠笑得嘴快裂到耳朵根子上了,“领导们说了,要叫客人喝好先把主人放倒。”
   是啊,今天这场合,路建文千万不能倒,他倒了,这台戏就唱不起来,慰问团带来的戏班子也要塌火了,三娃的伤口还没有完全长好,滴酒不能沾,就连接受采访也要限制时间,更别说接待客人了。这不,几个带了酒劲的演员在院当中已经吼起了《铡美案》,震得崖面子哗啦啦地颤。
   张来成怎么鼻子这么尖,他在那里闻着了,早早站在人伙里哼起了曲子,趁剧团演员推让的空隙,他扯开嗓子,用阴阳调吼脱了。
   他唱的是《对花》曲中一节,“我唱我的正,谁人对我正,什么花开在正月正?你唱你的正,奴家对你正,探灯花儿开在正月正……”唱到中间,看热闹的“观众”都哄唆他请个剧团的漂亮女演员合唱,说得张来成情绪高涨起来,真的给站在旁边笑得正欢的女演员双手作了揖,弯腰马趴地请人家唱歌,那位漂亮的演员说自己不会唱,微笑着拒绝了他。他还伸出枯柴棍一样的手,准备拿人家白森森的小手,那演员手一甩,吓得跑开了。于是,他咳嗽了两声,唱起了《织手巾》。
   我给妹妹织手巾,
   一织上天上的一颗星,
   二织上地下细水流,
   杨柳叶儿青。
   三织上天上一朵云,
   四织上河道水冻冰,
   杨柳叶儿青。
   五织上兔娃儿沿山沟跑,
   六织上戏狗儿紧随后,
   杨柳叶儿青。
   七织上野狐沿山梁跑,
   八织上枪手等把口,
   杨柳叶儿青,
   九织上老鼠拴仓里卧,
   十织上狸猫靠墙根,
    ……
   人家正规演员胸前别了个指头蛋大的黑色的话筒,声音送到两个黑柱子一般的音箱里,好象被放大了几十倍,吼唱声和着嘈杂的伴奏带声,震得庄高头的崖娃娃满天价响。
   张来成是清唱,没要那玩艺儿,但他的嗓子不比剧团演员的差,另外他土得掉渣子的唱词,声音明快,感情真挚,在川道河人听来更亲切,更富感染力,再加上他两条“拔枷腿”甩来甩去地扭秧歌,皱褶堆垒的脸红得像晒干的红枣,惹得满院子人呱呱地笑成了一堆。
   当然,厨房里也干得热火朝天,这么重要的大事少不了麻利人王清香和王清山的老婆,这慰问团来了个突然袭击,三四十张嘴巴,等于乡里过大事情。李丽英再能,就是分出八只手来也忙活不过来,好在年货准备得齐全,否则,另请两个厨师来也不顶用。
   咦!谁告诉村上干部了?这两个人的脸像灌了猪血似的也跑来了,头如捣蒜般给乡县领导点头问好。有些领导酒喝多了,继续猜拳喝酒,根本没理识他们。路建文则热情地把他们请到厨房炕上喝茶吃饭,因为客房里像煮饺子一般挤满了人,院子里也被正宗的演员们招来了一群婆娘娃娃,挤得满满当当,连放脚的地方也很有限。那个女记者干脆丢开路三娃,跑到院中间,蹲一阵站一阵,斜一阵正一阵,跑来跑去给演员们咔嚓、咔嚓地照起了像。
   有个中年男演员看起来厚道,虽然喝得面红耳赤,唱了几支流行歌后,笑嘻嘻地把刚从客房送饭出来的小兰拉扯住,硬要合唱一首歌。小兰本来性格比较开朗外向,加之在大学校园里陶冶了半年,耳濡目染文艺天赋也渐渐显露出来,她不像农村一般姑娘那样羞羞答答扭扭捏捏,而是大方地把这个热情演员手中的话筒夺过来,唱起了《甜蜜蜜》,羞得李丽英在厨房里嗔怪道:“没脸没面的挨刀子货,唱的啥么,把人羞死了。”可她心里高兴,越听越顺听,这清亮亮的嗓子,是块唱歌唱戏的好料子,也惹得县剧团的那些女演员妒忌得牙关子咬得格登登价响。
   有个年轻的演员喝大了,唱了几嗓子,感觉喉咙里猫抓狗刨般难受,急忙用手豁开人群,踉踉跄跄地跑到院子东角的墙根底下,腰还没弯下去,哗的一口,把刚才吃喝到肚子的东西全喷在地上,赤橙黄绿,熏得那些女人娃娃用手捂着嘴巴,使劲地往人群里挤。
   爱往热闹场合钻玩的麻鸡婆,此时也两手捅在袖筒里,站在档门外面半听半看地享受这难得的娱乐大餐,她现在正在“持服”,有孝服在身不能到别人家里,怕冲了人家的家神,招惹灾难。年前老汉刚去世那两天,她为丧葬费的事跑到陈木匠家闹腾,事后,人都说她的不是。是呵,我活老了,连这么一点常识还不懂,惹得猪嫌狗不爱的,人连这点志气都没,还活啥人嘛。
   她踮着脚尖,正全神贯注地往门里张望,身后传来刘芳的声音,“大妈妈,你不到里头看戏,站在这里受啥冻?”这刘芳腿接上后,现在还疼得脚挨不到地上,怎么也犯贱地摸搅到这地方来了?
   麻鸡婆一转眼,看见拴虎弯着腰,背着刘芳走过来,双手向后,反绕在刘芳的屁股上,刘芳胳膊也软溜溜地揽在拴虎的胸前,受伤的腿被旧毯子包着,像战场上刚背下来的伤员,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唉,人家惨是惨,总还活着,可我那活够了的老伴连这么个样子也没有了。麻鸡婆触景伤情,不禁眼眶里一阵阵灼热,几滴泪水从她深陷的眼窝里滑了出来。
   天擦黑的时候,吃饱喝足乐满意了的乡县慰问团领导,被部下或同事搀扶着向梁上的公路走去,庄里的年轻人还帮着把一堆索索掉掉的响器抬到了车上。
   这年确实过美了。


[ 本帖最后由 丁乙 于 2012-6-17 15:4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2-7-1 13: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土高原

黄土高原风光

[ 本帖最后由 丁乙 于 2012-7-1 14:01 编辑 ]
发表于 2012-7-6 16: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2-7-25 08: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6# 欲语 的帖子

近期手头工作忙,等稍闲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12-8-8 2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连载 【原创】川道河

黄土高原风光

[ 本帖最后由 丁乙 于 2012-8-16 15:57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2-8-16 15: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连载 【原创】川道河

黄土高原风光
 楼主 发表于 2012-8-16 16: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小说连载 【原创】川道河

黄土高原风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