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53|回复: 0

难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 17: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难得

毕春生

        那天,窦究和尤力在公园散着步,下起了小雨。
  
        尤力说,这天喝酒正好,走吧,到我家喝几杯。
  
  家里,尤力简单的弄了两下酒菜,叫窦究电话同一小区的熊光过来,一起玩会儿。
  
  电话那头,熊光答应五分钟到位。
  
  酒、菜、水刚准备好,熊光就敲门进家,看看茶几上的酒、菜,眼珠隔过鼻梁上的眼镜,从镜框上看看窦究,又看看尤力,说,这是啥菜,下次到我家,我给你们整两菜。
  
  尤力慢声慢语地说,是叫你来喝酒的,又不是叫你来吃菜的。说完从烟盒里抽出三支烟,一人一支。
  
  窦究倒满三杯,来,碰一下。三人都眯了一口。熊光也不嫌菜差了,先拿筷子夹了一口压压酒。
  
  过了几天,下班后,窦究约尤力和熊光喝酒,是在小区外的一个小饭店。那天熊光是最后一个到的,摘下鼻梁上的眼镜,看看下酒菜,又嘀咕一声下酒菜不硬。喝到一瓶半的时候,尤力说,少喝点吧,喝醉难受。倒也随和,都同意了。尤力拿起剩的半瓶酒说,这半瓶我拿回去吧,明天够喝一次。窦究一本正经地说,放下,酒是我买的,也够我喝一次。熊光一点都不觉得他俩话难堪。
  
  窦究和尤力不知听过熊光酒后说过多少次,到他家,整两好菜。
  
  于是窦究约尤力联系一下熊光,到他家坐坐。熊光接到电话,说,菜能准备几个,酒,家里没有,来的时候,捎上两瓶。
  
  窦究看看抽着烟的尤力笑笑,尤力却没有听到窦究的笑声。
  
  熊光家,菜平常,只是菜盘比较精致。三人喝到一斤后,东一句西一句侃了起来,不知因为哪句话,熊光和尤力争辩起来。
  
  熊光站起身说,不喝了,你们走吧,走时拿上你们买的酒,窦究和尤力互相看看,拿起那瓶没有开盖的酒出了门。茶几上的菜,几乎没有人动。
  
  几天后,他们三个又在一起喝酒。
  
  我不相信这仨人还会在一起喝酒。给我侃这事的人说,他们仨是光屁股长大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